深山

来避难了

疼痛的共有

 

高中的时候,班上有个总是说话很大声很开朗到哪儿都能看到的女孩,和谁都是小心翼翼的维护着关系,生怕被讨厌。

可能我对喜欢粘人的人天生抱有的距离感吓着她了,她跟我说话都很小声“你是不是讨厌我啊”

我很吃惊“你为什么会这样想。”

“因为感觉你看我的眼神很冷淡”

“没有啊,是我这个人就是这样。”

“那你就是不讨厌我咯。”

她眨巴眨巴眼睛。

我虽然困惑不止,但还是点点头。

 

之后一次我上完厕所遇到从教室里刚出来的她,她匆匆看了我一眼,我感觉她神色不对。

“怎么了”

她说“你能不能陪我逃一节课。”

我点头答应了。

 

她跟我说高三的学历压力太大,和班上同学相处不好。

关于这两个我都没有什么好的建议,只是听她吐槽完。

“你不是和班里同学相处不好,而是你想让每个人都喜欢你。然而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我没有想让所有人都喜欢我啊”她嘴硬。

“缺乏安全感并不是一件那啥的事儿啊,就跟我一直只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。”

她仿佛被我那句“缺乏安全感”给戳中了。忽然间就开始掉眼泪。

跟我说她和朋友的种种种种,说害怕一个人,害怕被人讨厌,害怕父母。

 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哭了多久,只记得学校已经打了第二次下课铃了,我们在学校操场的一角,一个人都没有,因为是秋天的下午,只有大片暖黄色的阳光。

她忽然说“我觉得我现在的个性跟我小的时候被强暴了有关系。”

我心跳扑通了一声。

“幼儿园的时候,去老师家,老师的未婚夫就趁老师出去的时候,把我强奸了。我到现在还记得裙子是怎么被掀开,内裤是怎么被脱掉的。”

比起同情,我感觉最多的,居然是,是残忍。

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,你要知道,你告诉我这件事,你的阴影就会变成我的阴影,你的痛就会变成我的痛。”

 

疼痛的共有。

为了生命里那个N。分担疼痛,共有罪行。

我觉得人的“爱”或多或少都掺杂着这种感情,“喜欢你喜欢到可以为你顶替罪行”“代替你给你赎罪”“看着你难过,自己仿佛也经历着相同的切肤之痛。”

就跟我偶尔会想“sbr的那些不开心全部给我就好了,他就可以完整的快乐着。”

那样的话,即便是给我的是厄运,都是甜美的。

 


第一次看《苦月亮》的时候是大二,单纯为了休叔的颜和被标榜文艺的tag,bittermoon,这个英文复合词读起来非常低沉婉转,仿佛一个无可奈何的脚尖回旋。

mini是个内心十分空虚的人,这份空虚在被oscar填补之后,她便开始贪婪蚕食和吞噬,除了爱她一无所有,然而oscar的世界还有写作还有对这个世界的冒险精神.

oscar在问及她为何不再跳舞的时候,mini的回答:dance should come from heart ,but my heart was broken .

舞由心生,心碎舞灭。

不由发问:人可以只靠爱活下去吗?爱可以是一切的动因和终点吗?


oscar 在书稿停滞不前的时候朝她发火:the world havn't  know me yet.

这个世界对我还一无所知。

或者说,这个世界还感受不到我的存在。

然而mini的眼里心里都没有这个世界的存在,依存于爱,所以毁灭于爱。


一直不敢去探究任何一部电影的深意,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我所持有的观点是来自我的阅历与知识,来自于我本人,说到最后,其实是我对这部电影的观点其实跟这部电影无关,它只关于我自己。


爱需要距离,人的精神食粮不应该只有爱,被爱和被世界感知同等重要。







イイな😭😭😭